当代中国的两个怪胎——华西村和南街村

作者: 李晨辉 http://lichenhui.bls​he.com/post/10649/39​2299 

中国穷,中国的农村更穷,这应该是举世皆知的事。但同时也差不多为举世所皆知的,又是中国有几个畸富的村庄,其中最有代表的,当属华西村和南街村。中国这么穷,有几个富的范例,本来是好事,可以举国同庆的事,但我一直对这几个村庄有些不感冒,读他们的材料感觉很不舒服,有人说,那是因为你嫉妒,我再嫉妒也不至于嫉妒到有几个臭钱就不服气的程度。关键是,是不是有了几个臭钱,就能一俊遮百丑,就可以为所欲为地作妖,置国家的根本大法(宪法)于不顾,任意地解释甚至制定法律法规。下面我们就来逐个地说一说究竟有哪些范例,让人听着看着,觉得不舒服。

首先我们来说华西村,华西村既然富到目前这种可地流油的程度,按说,财大气粗,应该是不怕看的,可是第一个让人不解的是,人们进了华西村,就好像是进了军事管制区,你是不可以随便走动的,你只能去那些专门安排来接见来访者的人的家里去访问。如此说来,这不是跟演戏一样吗,这这能访问到真实的内容吗?想起来我们内蒙古的一件丢人的事,好像是朱榕基吧(事肯定是有,但人就不能确定是不是他),去我们内蒙的乌蒙去访问,当地领导,找了两个文工团的演员扮两口子,然后精选了一处民宅,经过精心地梳妆打扮,然后让朱去访问。你想想,这样的访问,能有什么价值呢?演戏是谁都会演,让我演皇帝我也会,问题是演完皇帝以后我还是不是皇帝?

华西村第二个别扭的地方,是当地人,虽然听上去都有高额的收入,甚至据说还家家都有别墅、有汽车,可其实所有的这些,都是做样子的。为什么这样讲呢?因为这些东西,使用的时候要申请。华西村人,不用说使用汽车要申请,甚至出门到外地,也要实行严格的请假制度。华西村人,每年到手的收入是少而又少的,所谓的那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收入,是强制入股,你自己是拿不到的,尤其是,不管因为什么原因,一旦你外迁离开华西村,那么,这别墅这汽车这股份,那就完全不属于你了。就因为有这一道绳索捆绑着华西村人,所以几十年来,据说华西村人,没有一个人离开过这片土地。要是这样说,这可就大成问题了。我们知道,人挪活,树挪死,你华西村再富,毕竟只有巴掌大一块天。许多的年青人要发展,他们要到北京去,要到世界去,成为贡献中国甚至贡献世界的人物,你把所有的人都拴在这块土地上,不知道你是何居心。你不就是有几个臭钱吗?人不光是有了钱就可以有一切的,他还需要有发展的舞台,奋斗的广阔空间。所以说,华西村几十年来没有一个人外出,如果这真是事实的话,那么,你这华西村,和一个大监狱又有什么区别?没有自由,有钱就会幸福吗?你凭什么剥夺宪法赋予每个人的迁徙的权力呢?

华西村第三个别扭的地方,是权力的世袭。据说老书记吴仁宝,是世界上最大公无私的人。这个所谓的大公无私的人,在他76岁还多的时候,还以百分之百的高票当选为村的支部书记。可是有一年,他大概是干腻味了,打算交出权力,但在选举之前,他要训示一番,说,我的意见,是咱们的选票要集中一下,选票集中不集中,就说明我们的党员,是不是讲党性,讲良心。结果他这一番训示以后,选举的结果,是他儿子又以百分百的选票当上书记。想想,这还能叫选举吗?上一次大家百分百地选了他吴仁宝,这次怎么就没有一个认为吴仁宝应该继续当书记呢?大家就突然转了向,突然百分百地认为吴的儿子应该当书记?我们共产党的天下,难道是你老吴家的吗?唉,这就是中国的悲哀啊。实际是不过是满脑袋封建意识的一个土皇帝,阴差阳错,不知使对了哪股劲,偶尔地发了一点小财,结果就把整个华西村,渲染成了吴家的地主庄园,这难道就是左愤们所向往的社会主义,毛泽东思想吗?

还有比华西村更过份的是南街村。我们看一段关于南街村的描绘:

进入南街村,最显眼的仍然莫过于村口的汉白玉毛泽东雕像。雕像高10米,基座前面刻着“为人民服务”几个毛体大字。左侧的内容是“毛泽东是人不是神,毛泽东思想胜过神”,右侧的内容是“摸过夜路的人最知光明的珍贵,受过饥寒的人深知毛主席最亲”,基座背面则刻着南街村党委书记王宏斌题写的碑文《饮水思源,重教后人》:禾苗生长靠雨露阳光,南街村兴旺靠的是毛泽东思想……据介绍,这是南街村为纪念毛泽东诞辰100周年而投资26万元建的,南街村的领导认为,毛泽东思想指引他们走上了富裕道路,所以要“饮水思源”。雕像前有两名民兵24小时站岗,风雨无阻。雕像后面还耸立着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等四幅巨幅肖像。不仅如此,在当前改革开放和发展市场经济条件下,南街村在社会经济发展和村务管理上采取了一系列独特的办法:如强调“政治挂帅,思想领先”,用毛泽东思想育人;坚持发展集体经济,实行集体统一经营,反对承包制、股份制;强调共同富裕,不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分配上实行工资制加供给制,反对分发奖金,提倡“八小时之内拼命干,八小时之外作奉献”;他们提出“共产主义小社区”的奋斗目标,致力于首先在南街村实现共产主义等等,更受到国内外的广泛关注。诚如村党委书记王宏斌所说,“南街的作法和提法可以说轰动海内外,惊动上层。众说不一,争论不已”,“在当代中国乡村,经济上比南街村发达的村多得很,但并没有南街影响大。南街村真正的影响并不在经济方面,而是在政治方面。”在村里,瓷制的毛泽东塑像和不断闪耀着光芒的以毛泽东像为镜面的大石英钟,是每家客厅必不可少的摆设,村里自己的《南街村报》则至今每期在报眼位置摘登语录。

1981年开始,南街村农业实行了家庭联产承包制,企业也实行了个人承包。但是,从1984年开始,因为集体和群众都没有从中得到什么好处,南街村走上了再集体化的道路。1984年南街村中断了企业个人承包,收归支部集体承包;从1986年夏季至1990年,村逐步收回了家庭承包土地,实现了集体统一经营。村个体工商业者也在1990年前后至1994年底陆续将自己的产业献给集体,从而全部实现了生产资料公有制。

1992年,南街村提出“建设共产主义小社区”的奋斗目标,不仅不允许个体、私营经济的存在,也将消灭村民全部的私有财产。按照村党委书记王宏斌的说法:“咱们总的指导思想就是:把南街人的生产资料、生活资料全部实行公有制,不存在私有的问题”,“小件东西像被子、衣服、鞋子、袜子等现在还姓私。这些要随着南街村集体经济的发展,逐步把现在群众姓私的东西都变为姓公,各取所需,让群众富裕得没有一分钱存款”。在王宏斌的计划里,按现在的情况看,预计3年以内,先把南街村大食堂建起来,让村民都吃上免费供给的自助餐,在饮食这个基本生活需求上实现各取所需。10年以内,村民日常生活用品建成供应站,日常生活消费比如穿戴抹搽实现各取所需。供给制下的生活

南街村实行了一种“共产主义”的分配制度,村民每人每月只发少量的工资,包括王宏斌最高不超过250元人民币,称为“发扬二百五精神”,然后定量发给村民吃穿用住几乎所有生活用品,这部分的比例大约与工资是3∶7。这种供给制始于1986年。从1986年至今,由最初的水电免费发展到面粉、鸡蛋、啤酒、食用油、肉、豆浆、鲜鱼、燃气、子女入托上学、医疗、住房等20多项共公福利全部免费。每年对村民这方面的供给开销,大约在2000多万元,每人年供给品折合金额近7000元。

请注意上边那一句:村个体工商业者也在1990年前后至1994年底陆续将自己的产业献给集体,从而全部实现了生产资料公有制。请问,天下有哪一个个体工商业者,会高高兴兴地把自己的产业献给集体?既然实行共产主义,大家的分配都是一样的,凭什么让我献产业的人,和不献产业的人,享受同等待遇?所以,我们想想,这里暗含着多少强迫,多少暴力的成分,其实是不言而喻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个人财产不容侵犯。如果我是个体工商业者,我凭什么把我的辛苦所得献给所谓的集体?

现在,南街村也好,华西村也好,正在被作为全国的示范村而不断地向世人炫耀,据说两个村子,每天全国各地来参观学习的,都超过万人。两村在介绍自己经验的时候,都不约而同地打起了社会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大旗,这不是蒙人,唬傻子呢吗?你要真把这些搬回去,能解决什么问题呢?不但解决不了问题,百分百还会让穷者更穷,疯者更疯。我曾经转过一篇文章,叫《在一阵令人眼花缭乱的魔术之后,东方功夫,渐渐露出破绽》,其实,这两个村庄,一定意义上和耍魔术没什么两样,据有百分百的不可复制性。我们注意到这样两个细节,说是改革开放初,吴仁宝立刻找到无锡市长,结果他一下子就贷得2000万。第一也算是他抓住了机会,第二如果是你,抓住机会你也白扯,因为你贷不来两千万。而这个王宏斌呢?我们再来看这一段话:作为一个村,能得到几个亿的贷款(记者注:王宏斌前几天对我说,现在的贷款等负债规模大约是14个亿左右,占总资产的55%左右),这在中国恐怕是不多见的。也就是说,王也能货出几个亿,你想,能贷出几个亿的人来的人,他会是一个普通的村长吗?县长你也贷不出几个亿啊。所以我们说,这种人,其实都是有着特殊背景的特殊的例子,并不具有普世价值,当然,更不能用他们来蒙骗整个世人。

此条目发表在思想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You must enable javascript to see captcha here!